智语(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江西晟仁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销售与市场 > 风云人物 > 史玉柱的巨人网络 如何完成神话般的屌丝逆袭

最新文章发布·欢迎投稿--保健品人自己的故事

字号: | |

史玉柱的巨人网络 如何完成神话般的屌丝逆袭

作者:88蓝保健品网 来源: 互联网 类别:风云人物 2018-12-05

之前说到史玉柱靠卖翻译软件成就了显赫一时的巨人集团,但是由于错误决策导致巨人集团瞬间倾塌。但是很快与史玉柱有千丝万缕关系的“脑白金”重出江湖,史玉柱利用“脑白金”重新问鼎华山之巅。到底史玉柱的二次创业过程是怎样的?他又靠什么居然能在短时间内再次成就一番霸业?“巨人”史玉柱是不是重新站起来了?

1994年,是史玉柱的巨人集团的分水岭。这一年,巨人集团的巅峰之作的“巨人大厦”动工,由于不断增高,巨人大厦的建设成本节节攀升。面对外企的涌入以及本身的资金周转问题,史玉柱竟然全面进军保健品市场。短短三年时间,曾经显赫一时的巨人集团因为资金周转问题,一夜之间倒塌。这也成为至今许多人的谈资。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史玉柱再次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1997年初,巨人集团因为资金链短缺,巨人大厦被迫停工,成为了上世纪中国最大的烂尾楼工程。身负债务2.5亿元的史玉柱到巨人集团覆灭前夕都不肯向银行低头,不肯借银行一分钱。就这样2.5亿负债的史玉柱趁着夜黑风高,悄然离开了珠海,“北上”隐姓埋名。

巨人大厦

虽然史玉柱现在狼狈不堪,但是曾经跟他一起打天下的二十多位员工紧紧追随着他。史玉柱不服输,既然已经欠了2.5亿元,安安稳稳打份工一辈子也还不完,倒不如再闯一次,成功了大家吃香喝辣,输了最多再背几亿元债务。于是在员工的劝说之下,史玉柱决定重整旗鼓再次创业。由于前面数十亿元的学费让史玉柱更加了解保健品这个行业,来钱快去得也快,怎样拿捏分寸成为了关键。

1998年,史玉柱找朋友借了50万元,开始运作脑白金。他选择江阴作为东山再起的根据地。江阴是江苏省的一个县级市,地处苏南,购买力强,离上海、南京都很近,但广告成本相对低廉。项目启动前,史玉柱做了一次“江阴调查”,他挨家挨户找老人聊天,“吃过保健品吗?可以改善睡眠,可以调理肠道、通便?你想不想吃?”老人们说,他们想吃,可舍不得买,只会把空盒子放在显眼地方暗示儿子。

敏感的史玉柱觉得里面大有文章,他因势利导推出了家喻户晓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深知商业场斗争的史玉柱一开始并没有大规模投放,而是先投放一小部分,等到消费者觉得这个东西好想要再买的时候已经断货了。于是很多消费者拿“脑白金”的空盒去各个药店询问。被消费者问多了药店的负责人觉得这个东西销量好,于是各个门道去打听,最后找到了史玉柱。这时候的史玉柱顺水推舟,脑白金正式闪亮登场,很快拿下了江阴市场。

脑白金

经过巨人集团的教训,史玉柱变得极为小心谨慎,每一个决策都会思考再三,因为史玉柱已经经不起失败了。脑白金拿下江阴市场之后,史玉柱如法炮制下一个城市,绝不一下子全部推出。就这样稳扎稳打。到了2000年,脑白金创造了13亿元的销售奇迹,成为全国保健品状元,并在全国拥有200多个销售点,规模超过了鼎盛时期的巨人。也就是在这一年,史玉柱重回珠海。这一次他回去带着数亿元的巨款,他找到以前的债主逐一登门致歉还款。还清之前的2.5亿元欠款后的史玉柱终于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不过这次的史玉柱比以前低调了很多,也许巨人集团那些打击对他影响太大了。

急流勇退圈巨款

到了2003年,脑白金与黄金搭档成为了史玉柱“下金蛋的两只母鸡”。但是恰恰就在外界认为史玉柱会主打保健品的时候,他的一个决策让大众捉摸不透。史玉柱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知识产权及其营销网络75%的股权卖给了段永基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四通电子,交易总价为12.4亿元人民币。拿着巨额现金,史玉柱开始向保健品之外的行业投资。第一个选中的,就是回报稳定的银行业。

2003年,华夏银行发起人北京华资银团公司和首钢总公司先后向史玉柱转让了1.4亿股华夏银行的法人股。在每10股转增2股后,史玉柱共持有华夏银行股票1.68亿股。再有就是民生银行,2003年冯仑清理非地产业务以外的资产,可股市低迷,苦于无人有数亿元的现金来接盘。最后冯仑找到老朋友史玉柱,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1.43亿股民生银行的股票卖给了史玉柱。

投资银行业相对来说是比较保守,但是胜在收益稳定。没有了资金压力的史玉柱开始研究新一条出路——网游。

史玉柱

在史玉柱决定进军网游之前,他曾经找许多专家咨询,也曾专门拜会一些行业的主管领导。但无一例外他们给的总结是,至少在8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网络游戏的增长速度会保持在30%以上。而在史玉柱看来,国人对娱乐的需要日益增长,中国游戏玩家的比例相对也较低,增长潜力巨大。因此,史玉柱断言:网游市场肯定是一个朝阳产业。

既然网游市场前景可以,那么问题就来了。做网游是需要烧很多钱的,不仅如此,还需要大量有经验的人才。这下史玉柱犯难了,钱和人,史玉柱不缺钱,多年保健品业务积累和投资收益给史玉柱带来了巨大的资金积累。问题是很难找做网游的专业人才。

然而,史玉柱的运气就是这么好,没办法。2004年,上海盛大里一个研发大型网络游戏的团队准备离开盛大并希望找一个合适的投资伙伴,而且在和一个台湾的投资方接触。史玉柱听到这个消息,连夜找到了这个团队。会谈之后,史玉柱投资IT的热情再度被点燃起来,决定投资,就这样两者一拍即合。

2004年11月,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征途网络”)正式成立。 初做网游的史玉柱,无法全面和对手竞争,于是他选择一个点切入,既然人家什么网游都做,那么肯定不够精专。因此史玉柱制定了一个“聚焦聚焦再聚焦”的策略。征途网络只做一款产品,只选择MMORPG类中的2D领域,史玉柱声称要做“2D游戏的关门之作”。

做生意肯定有赚有赔,其实在开始之前史玉柱早已经想到了万一做网游赔了怎么办?所以他预测会亏2亿元左右,那就账目上留出2亿元作为最后的保险。虽然这个办法不符合之前史玉柱的作风,但是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的史玉柱已经十分谨慎了。

征途广告

史玉柱称:玩网络游戏时,面对枯燥的打怪升级,索性花钱请人帮忙代练。而到了自己的网络游戏开发出来之后,曾问自己的开发团队,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枯燥?开发人员回答说,所有游戏都是这样的。史玉柱对此非常不满,最终开发团队采纳了史玉柱的意见,增加了升级的方式与游戏的趣味性。

这次的史玉柱变了,彻底地变了。按照史玉柱的说法,曾经为了销售脑白金、黄金搭档他自己曾多次下到农村、商店等等地方,直接与消费者聊天,了解他们真正的需求,相信网游与保健品也一样。于是史玉柱经常到网吧,与玩家交流。很快,史玉柱发现了一个问题。网游和保健品一样,真正的最大市场是在下面,不是在上面。中国市场是金字塔形的,塔尖部分是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城市,中间是南京、武汉、无锡等教大城市,真正最大的网游市场就在农村,农村玩网游的人数比县城以上加起来要多的多。

在面对盛大一家独大的网游市场,诸多小老虎的夹击之下,自己的游戏怎样才能打开市场呢?这成了史玉柱最为头疼的问题。国内网游很多,成熟的游戏也很多,然而自己的卖点是什么?怎么宣传?怎么打开市场。

再度问鼎华山之巅

有市场博弈经验的史玉柱想到了一个方法——广告。在当时,由于政策封锁,任何媒体都不能投放游戏类广告。这就让史玉柱犯难了,难道真的无路可走了吗?不过史玉柱换一个角度去想,既然我不能播游戏广告,那我播企业形象的广告总可以吧。于是一条带有游戏与企业形象的广告在央视与各大主流媒体上出现了。

在央视推出网游公司的形象广告,是否有挑战国家监管尺度之嫌?网上众多纷纭。但,史玉柱坚称,征途投放的只是企业形象广告,并非网络游戏的产品,就像某些烟草公司的形象广告一样。

史玉柱

广告投放出去了,《征途》也开始正式上线。面对盛大游戏与诸多游戏巨头公司的夹击之下,史玉柱的《征途》恰恰击中了他们的弱点。别人家的游戏都要付费,《征途》不用;别人家的游戏升级索然无味,《征途》选择性强。很快,《征途》全面免费以及给玩家发工资的策略也在市场上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现在,《征途》的所有用户当中,83%的用户都是免费的,真正收费的用户只有17%。史玉柱认为,免费用户很重要可以为自己带来人气,而收费用户在代练以及装备交易方面的市场潜力远大于普通的点卡计时收费市场。

刚刚进入网络游戏市场之时,史玉柱并没有将国外游戏公司放在眼里。2006年的一个展会却彻底改变了史玉柱的看法。在上海的ChinaJoy展会上,史玉柱看到气势的大作品很少有国产的,几乎都是国外公司的大作,有的产品的规模甚至在《魔兽》之上。

素有“危机感”的史玉柱,似乎看到了巨大的挑战与机遇。他清楚国际游戏市场已经进入非常明显的大制作时代的时候,而国内多数网游公司还处于小作坊阶段。史玉柱认为,研发在4000万元以下的产品已经不可能再形成气候了,这和两三年前是完全不一样了。“《征途》的研发花了4000万人民币在国内已经算多的了,但是欧美游戏多是以千万美金为单位的研发费用。

为了应对跨国巨头的挑战,史玉柱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研发新一个游戏《巨人》。据史玉柱介绍,这款游戏的开发投入达到一亿元。在产品本身又有不少创新。《巨人》?难道史玉柱在怀念当年的巨人集团?到底是不是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

2007年11月1日,史玉柱带领巨人于在纽交所成功上市。2016年1月史玉柱重新回归巨人网络。史玉柱从巨人集团到巨人网络的转变成了神话般存在,史玉柱从显赫一时到狼狈不堪再到东山再起的转折,史玉柱完成了一个从负债累累到问鼎华山之巅的完美转身。史玉柱简直成了诸多人心中的楷模,也被誉为当代中国企业界的传奇人物。


0
蓝网之家